这个行业暂时性休克 2016电视剧“没什么值得一提”

“那就尽量脑残一点。”——一个播出平台对电视剧导演的要求。

尽管在物质倾向、女权主义等价值观上存在争议,但《欢乐颂》已是近几年少有的触及现实问题的电视剧作品。(剧组供图/图)

(本文首发于2021-09-17《南方周末》)

年度电视剧提名:《欢乐颂》《小别离》《中国式关系》

年度电视剧:空缺

主持 南方周末记者 朱晓佳 宋宇

嘉宾 宋方金(编剧)

汪海林(编剧)

余飞(编剧)

“拍得脑残一点。”

“可是拍得脑残我不会。”

“那就尽量脑残一点。”

——一个播出平台对电视剧导演的要求。

2016年,IP剧全军覆没,没有爆款出现。影视业转而将“好内容”“精品内容”的说法改头换面,言必称“头部内容”。这很互联网。

并非所有的剁椒鱼头都值得期待,尤其当那锅鱼头做法不专业、火候不够,甚至只是替身或抠像的时候。

2016年底,编剧宋方金、汪海林、余飞曾与另外两位编剧史航、束焕一起,玩了场“编剧帮脱口秀”,不正经地吐槽了影视行业。2021-09-17,应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邀请,三人再次碰头,正经地剖析了行业与作品。面对全面“落网”的2016年影视业及作品,三位“漏网”编剧的一致评价是“没什么值得一提”。

原来拍戏是拍戏现在是游戏

南方周末:2016年有什么国产剧值得一提?

汪海林:《欢乐颂》?基本上没什么值得提的。

余飞:没好的。有些传说中说很好,我一看,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宋方金:没什么可提的。2010年以前,每年至少有两三部现象级作品,随便数:《人间正道是沧桑》《媳妇的美好时代》《士兵突击》《闯关东》。2014年还有《甄嬛传》《北平无战事》。2016年别人推荐了几部,我看了,整体成色和以前是没法比了。

南方周末:成色下降是什么原因?

宋方金:原来拍戏是拍戏,现在是游戏。我前几天在横店和一个演员对谈,他说现场37个演员,全是替身。他问制片人,能不能让我上去演?制片人说不行,因为替身一天几百块钱,他去一天得几万块钱。他们已经想出一整套“替身拍法”了,很娴熟,包括抠像、头套、背身,或者把焦距搞虚,根本不用演员就能拍。就像《孤芳不自赏》,钟汉良在后景的时候,只能拍到Angelababy这里,不拍后面,因为后面的脸不是钟汉良。

原来替身、特效、抠像,都是非常高级的影视辅助手段,在达不到某些效果的情况下才去用,以使作品臻于完美。现在是所有效果都用抠像来完成,最没难度的镜头也得抠像。

我还有个朋友要拍一场戏,把男一号摔过去。男一号不来,那摔替身,也没替身,就给他一个麻袋包,摔完对着麻袋包一顿臭骂。骂到一半,他真演不下去了,觉得自己太滑稽了。他也算实力派著名演员,基本演完整部戏,只能和男一号见一两面。

汪海林:有个导演跟我说,给某台拍电视剧,是个小鲜肉组合演的,台里就一个要求:拍得脑残一点。“可是拍得脑残我不会。”“那你就尽量拍得脑残一点。”这是一个播出平台对一个导演的要求。

宋方金:很可笑。五六年前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