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气候剧变

仅仅在过去三年,很多关于北极的记录已经被打破了,其中一些异常令人震惊。

气候危机下的格陵兰岛。2016年夏季,格陵兰冰盖的总量达到了自2002年有卫星观测记录以来的历史最低值。(东方IC/Barbara Dombrowski/图)

(本文首发于2021-09-17《南方周末》)

北极正在发生剧烈变化,仅仅在过去三年,很多关于北极的记录已经被打破了,其中一些异常令人震惊。观测数据揭示了比预测更严峻的现实,我们模拟的结果似乎远远低估了北极正在发生的变化。

2003年,包括我在内的25位科学家似乎对北极的变化产生了某种顿悟。当时美国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邀请我们到蒙大拿州的长空之乡(Big Sky)参加一次讨论会。在这次会议之前,我们每个人都在开展关于北极的研究,但侧重点仅仅局限在各自研究的几个问题上。当共同分享了自己的研究进展后,大家惊讶地意识到:我们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研究北极,但是这些不同的方向和内容所带来的进展存在着内在联系,方方面面的变化都能完美地契合在一起。北极的整个气象环境系统正在朝岌岌可危的方向演变,并且,阻止这种变化趋势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在此前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我们得到了令人震惊的结论,当然这个观点也极具争议性:以目前的变化速率推算,在一个世纪以内,北冰洋就有可能在某个夏季出现海冰全部消失的情况,这种情景在过去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现在,我再次感到震惊,因为北极在夏季出现零冰层的现象很有可能在2040年前就会发生,这比我们十多年前的预测足足提前了60年。

北极正在向着科学家预想的情况演变,但是变化的速度将比最激进的预测还要快。而近期在北极发生的一些现象也是前所未有的,很多保持了几十年的纪录被打破,其中包括夏季海冰的消失程度、冬季海冰的减少量、北极气温升高的速率和北极地表的融化等等。

这样的趋势会给世界带来严重后果。在12.5万年前,北极的气候曾经出现过比现在稍微偏暖的情况,当时的海平面已经比现在的状态高4到6米了。一旦海平面达到这个高度,将会彻底淹没迈阿密、新奥尔良、弗吉尼亚海军基地、纽约的大部分地区,像硅谷、威尼斯、伦敦等世界上非常重要的城市和区域也会惨遭水淹。新的研究表明,北极快速增暖也可能使高空西风急流偏离原本正常的轨迹。这会导致灾害性的天气持续更长的时间。北美、欧洲中部和亚洲地区都会受到影响,几百万人口也会受到热浪、干旱或者风暴的持续侵袭。在气候变暖的大背景下,北冰洋南部的浮游生物正在大规模增长,这可能会导致维持当地商业渔业所需的食物链遭受破坏。当海冰大量融化以后,也会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