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地下水污染元凶沙地水乡,煤下暗流

坚果兄弟“喝重金属水,听重金属音乐”的行为艺术让当地地下水污染事件的“冰山”逐渐浮现。

2021-09-17,内蒙古乌审旗巴彦高勒煤矿附近。(子洋/图)

(本文首发于2021-09-17《南方周末》)

陕蒙边界的小壕兔乡,蒙语意为“不大的有水草处”。坚果兄弟“喝重金属水,听重金属音乐”的行为艺术让当地地下水污染事件的“冰山”逐渐浮现。

三家煤矿、多个天然气井,在一串政府的停产整顿、通报乃至人员拘留之后,地表水污染的元凶被处罚了,超标的地下水、生病的村民,和当地的水土本质有何关系,企业污染加剧了什么影响,仍是个谜。

“喝重金属水,听重金属音乐,HAO!”

一万瓶重金属超标的当地地下水被运到北京798艺术区展览;一支重金属乐队在陕北旷野里无声演奏……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曾因把北京雾霾做成“砖”而出名。这次,在陕西省榆林市小壕兔乡,他策划的行为艺术让当地地下水污染事件的“冰山”逐渐浮现。

陕蒙边界的小壕兔乡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蒙语意为“不大的有水草处”。在村民乃至榆林市民的回忆里,十年前,小壕兔乡的地下水既浅,水质也好。

玉米地、沙蒿、平房和牛羊,在小壕兔乡特拉采当村田园景观的背后,山东能源淄博矿业集团下属巴彦高勒煤矿巨大连绵的现代厂房,高耸的烟囱魔幻般升起。这家煤矿距特拉采当村只在3000米开外,距离最近的农户只有1公里多,村民们将污染的地下水与煤矿外排出的矿井水联系了起来,他们觉得近年来的树死了、羊死了、人病了,都和污染有关。

除巴彦高勒煤矿外,小壕兔乡其他村的村民认为还有3个附近的疑似污染源:中石化华北分公司星布于全乡多个村子内部的天然气井、中煤集团下属的门克庆煤矿和母杜柴登煤矿。

“小壕兔事件”在网络传开后,三家煤矿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罚款、免职乃至拘留处理。中石化华北油气分公司采气一厂也正接受榆林市环保局的调查,目前已被叫停生产。7月24日,中石化华北公司在一个十字路口立展板、发小册子,介绍其环保措施和社会责任。

小壕兔乡政府也在采取应对措施:一部分村子正在打深井,另一部分村子补贴安装了净水器。

生产暂停了,地表水污染的元凶被处罚了,地下水污染何来,是否因为当地是喀斯特地貌,如何长久保证更多村民的饮用水安全,仍是个谜。

地表水污染的一串罚单

“一开始是想做一个普遍的、与环保相关的艺术项目,需要一个受污染的水源,”坚果兄弟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道。5月上旬,他在陕西省环保厅网站的投诉栏目里偶然发现了小壕兔乡村民投诉中石化华北分公司造成地下水污染,遂起了调查的念头。

“坚果兄弟”是2021-09-17来到小壕兔的。之前,村民的信访不断,几家煤矿罚单也不断。

乌审旗政府网可查到最新的一单是在2021-09-17,因“违法排放矿井水,涉嫌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巴彦高勒煤矿向乌审旗环保局缴纳了罚款,金额未通报。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内蒙古环保厅《关于小壕兔乡与乌审旗接壤处水淹信访问题调查情况的报告》([2018]266号)中,早在一年前,2017年5月,母杜柴登与门克庆两家煤矿就因&ld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