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女生自杀事件

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年立即就“自杀”的话题展开了讨论,但劝说很快被诸如“死是解脱”“理想的方式是跳楼”等文字所淹没。

唐予心上学期的同桌李小白也在教室内服了秋水仙碱片,一位男生还给他递了瓶矿泉水。

每晚九点,衡阳市成章中学大门口等待接学生回家的家长。(南方周末记者 徐佳鸣/图)

(本文首发于2021-09-17《南方周末》,原标题为《初三女生自杀事件:有点“张扬”》)

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年立即就“自杀”的话题展开了讨论,但劝说很快被诸如“死是解脱”“理想的方式是跳楼”等文字所淹没。

唐予心上学期的同桌李小白也在教室内服了秋水仙碱片,一位男生还给他递了瓶矿泉水。

“我有信心,我一定活过来。” 2021-09-17下午两点左右,唐予心对父亲说了最后一句话,此时,这位初三女生已痛苦得无法大声说话。

她很后悔自杀,但于事无补,4个小时后,未满14岁的唐予心被宣布死亡。

生前就读于湖南衡阳市成章实验中学的唐予心,一直是学习上的优等生,担任初三293班班长,但在最近一次月考中成绩有所下滑,受到了老师、家长的批评。

被母亲罚写检讨的当晚,唐予心在班级QQ群里表达了要自杀的想法。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年立即就“自杀”的话题展开了讨论,但劝说很快被诸如“死是解脱”“理想的方式是跳楼”等文字所淹没。

近乎“热烈”的讨论,使得这起少年自杀事件在事前和事中都显得有点“张扬”。

最终,唐予心死于一种叫秋水仙碱片的处方药,此药含有剧毒成分。一起服药的还有同班另外两名男生,二人目前已脱离危险。

事发半个月后,同班同学看到那一排空了的座位,感觉“好不真实”。

服毒之前写好遗书

10月15日,唐予心迈出了走向死亡的最后一步。

坐在她后排的张谦回忆,那晚的自习课上,他看到唐予心在写遗书,就问她:“写这个干嘛?”唐予心回答,“想去死了。”张谦接了一句“别逗我了”。但唐予心并未理会,脸上还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因为个人原因,我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她在遗书中写道,“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其中原因也有方方面面。”

遗书被交给了唐予心“最好的朋友”王莫函。10月28日,王莫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她当时大概看了一下遗书,没有看清内容。

15日晚上8点左右,唐予心和同桌朱子育以及王莫函等一起离开了教室。据警方调查,短暂的时间内,唐予心在走廊上分8次服下了160颗秋水仙碱片,每颗0.5毫克。

秋水仙碱素的成人致死量是0.8mg/kg,以唐予心110斤的体重计算,44毫克就足以致命,也就是88颗。

唐予心的同桌朱子育也服了60颗,但吐出了一些。同一时间,唐予心上学期的同桌李小白也在教室内服了秋水仙碱片,一位男生还给他递了瓶矿泉水。李小白事后对医生说自己吃了70颗,也吐出了一些。

看过监控视频的成章中学校长汪家良,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当晚发生在教室内的相关情节。

服药之后,唐予心甩着衣袖走进教室,还和同学们有打有闹,三个人若无其事地上完由班主任唐忠宝监堂的最后一节自习课。

唐忠宝后来告诉唐予心的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
百度